一部好的劇本, 

總是要有些曲奇的轉折, 

但是,沒想到,在我這隻平凡的魚身上, 

竟然也會發生有如連續劇故事一般的事情。

 

我望著床上熟睡的女人, 

看著天花板,回想著幾年前的陳舊往事。

 

誰會知道, 

一個開玩笑似的牽線,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見面過程。 

竟會真的成就了我們的終身。

 

我再轉頭看著熟睡的她, 

或許,不經過一番的波折, 

我也不會如此的珍惜這得來不易的緣分吧。

 

 

-------------------------------------------------------

 

 

綾萱離開後的第五天, 

今天正是怡媛要約綾萱出來吃飯的日子。

 

呵‧‧‧‧

 

這就好像是第一次要跟綾萱見面的那天, 

我的心情七上八下, 

一般人大概很難理解,預定要碰面的竟然是我的現任女朋友, 

這種心情,就連我自己大概也很難再感受到了吧。

 

 

在我們住的小鎮上, 

冰果室咖啡廳就只有那兩三家, 

而沙鹿鎮上的風尚人文,就是其中一家,也就是這次約會的地點。

 

時間還沒到5點約定的時間, 

我卻已經先行來到了咖啡廳裡等待, 

因為我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綾萱了。

 

 

5點10分,怡媛領首從門口走進來, 

她的同學以及綾萱,也陸陸續續的進了門口。 

為了不讓綾萱反應過度, 

我跟怡媛約好,等他打暗號,我才可以現身。 

 

一行人吃吃喝喝,東拉西扯的聊了半個小時, 

我一直注意著綾萱的神情反應。 

雖然表面上她笑的開懷, 

但是,在沉默的時候,卻會發現他若有所思。 

當氣氛越來越融洽的時候, 

怡媛見時機成熟, 

手放在背後,對著我打出了暗號。 

一邊卻向綾萱說:「小萱,今天我約了一個客人, 

      你看到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被怡媛突來一句話給愣住了的綾萱,眼睛睜睜望着怡媛, 

卻不知道要說什麼, 

過了幾秒,才慢慢的詢問:「誰阿,這麼神祕?」 

怡媛:「你看,他不是正走過來了嗎?」 

怡媛說完只著我走過來的方向, 

一看到我出現,綾萱的臉色大變, 

似乎想要逃離現場, 

可是,坐在她身邊的同學, 

卻剛好阻住了她的去路,

 她也只能不安的坐在原位,看著我走過來。

 

 

 

我走到了她們的桌子旁,

 

開口問道:「請問,我可以坐在這邊嗎?」 

綾萱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而沉默。 

一旁的怡媛不等綾萱答話,立刻接口:「快點坐下吧,等你很久了。」 

之後眼睛偷偷的對我眨了一下。 

我坐下之後,先向綾萱的同學表達謝意, 

接著,我對綾萱詢問:「不知道你有沒有空,有些事,我想跟你單獨聊一聊。」 

說完,我看著綾萱,等著她的回答。 

綾萱顯然非常的不安,但是又苦於身旁的同學押著她, 

讓他無法逃離現場, 

在場的6人,都屏氣凝神的等著綾萱的答覆。 

 

綾萱的眼神一直反覆的變化, 

又是微微露出高興的神情, 

卻又夾雜著難過的情緒, 

同時又有一種猶豫的表情。

 

綾萱的不安,也感染了我。但是,我更希望快點聽到綾萱的答案。

 

 

時間彷彿過了一天之久, 

就在這沉默的一分鐘裡, 

我還有在場的眾人,都在一種緊張的氣氛之下。 

終於,她開口了:「怡媛,我輸給妳了。」她卸下板著的臉孔對著怡媛說。 

沒想到她打開僵局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對怡媛說的。

 

接著她回頭頭繼續說:「好吧,我就答應你,好好跟你談一談,阿魚。」 

然後,不等眾人反應, 

接著向其他同學說:「放心吧,我不會逃跑了, 

      請你們讓我和阿魚獨處一下吧。他說要單獨談一談的。」 

怡媛以及綾萱的同學們聳聳肩, 

用好自為之吧!的眼神看著我, 

然後分別拍拍我和綾萱的肩頭,一一的離開咖啡廳。

 

 

-------------------------------------------------------

 

 

眾人離開之後, 

我們沉默了幾分鐘, 

我首先開口:「綾萱,你覺得我不好嗎?」我小心翼翼的問。

 

綾萱卻低頭了, 

過了一下,她才回答:「不,你是我遇到的人當中,對我最好的。」 

說完,她低下頭去。

 

我緊接著問:「那麼,你願意相信我嗎?」 

聽到我的問題,綾萱的身子震動了一下, 

抬起頭來看著我。

 

綾萱:「我當然相信你。可是‧‧‧」 

我知道她想說什麼,我打斷她的話,不讓他說完, 

本魚:「那麼,你就回來住吧!」 

說完,我注視著綾萱臉上表情的變化。

 

綾萱注視著我的臉好一會兒, 

然後輕輕的搖搖頭說:「不行,我會害你惹上麻煩的。」

我伸手拉起綾萱的左手, 

用雙手緊緊的握住。 

本魚:「如果你是擔心晟宏的事,沒關係!我會處裡好的。」 

綾萱聽到後低下頭,臉上輕輕的墜下了幾滴淚珠。 

再一次的搖頭說:「沒辦法的,晟宏他一定會來找你麻煩的。

 

然後,綾萱把手從我的手裡縮了回去。 

 

懇談了10幾分鐘, 

綾萱始終不願意再回到我的房子, 

我只好拿出最後的王牌。 

 

本魚:「綾萱,你還記得我被晟宏打的那件事嗎?」 

我一邊說著,一邊指著已經復原的臉頰。 

綾萱沒有回答,只有輕輕的點點頭。

 

我接著說:「晟宏的爸爸來找過我了。」 

我說完看著綾萱的反應, 

但是,似乎這樣子的保證,還沒辦法讓她安心。

 

於是我再加一把勁:「五天前,晟宏的父親透過警察,打電話來連絡,說要解決   

                    打架的事。」 

聽到這句,綾萱怔怔的望著我:「他爸爸說了些什麼?」

 

 

--------------------------------------------------------------

 

那天,我掛斷了怡媛電話之後, 

家裡的電話卻響了起來, 

在我聽來很熟悉的聲音, 

原來是派出所的警察先生打電話來, 

說是晟宏的父親想要找談一談, 

就在警察局。

 

於是,我掛上電話後隨即換裝出門。

 

 

來到警察局裡, 

西裝筆挺的中年大叔, 

一看到我走了進來, 

就站了起來,上前跟我握了握手。

 

警察先生向我說明:「這位黃先生,就是昨天打傷你的人,他的父親。」 

先生:「您好,真抱歉,我們家晟宏不懂事,出手打了你,你還好嗎?」 

本魚:「黃先生你好,令公子只是一時衝動, 

        還好,我傷的並不嚴重。請問您今天找我來有什麼問題嗎?」

 

我並不想露出心中想法,客氣的應付了事。 

先生:「是這樣的,小犬的個性,我很清楚, 

          這次的事情,我也已經聽警官說明過了, 

          我想找你來談談和解的事情,不知道您的意下如何?」 

 

這時,警察先生送來了兩杯茶,給我們。 

我向警察先生點頭致意,拿起茶杯,輕輕的沾了一口茶水。 

一會兒之後,我回答:「黃先生,其實,這件事情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和解嘛,也並非不可以。」說完,我頓了一頓。

 

先生立刻接話:「那麼,不知道陸先生您要如何才願意和解呢?」 

我又再次的停頓了一會兒, 

接著發問:「不知道黃先生,對這件事的來龍去脈清楚嗎?」 

先生:「嗯,大概知道了,是因為感情的問題吧。」 

我點點頭回答:「嗯,就是這樣。所以‧‧‧」 

先生:「所以?」 

本魚:「我的和解條件很簡單,只要令郎可以遵守, 

        我就願意和解。」

 

先生急問:「是什麼條件?」

 

本魚:「請他不要再來糾纏綾萱了! 

        也不可以再來打擾我們,可以嗎?」

 

先生:「唔‧‧‧‧,我這個兒子的脾氣很倔強,不過 

          我會嚴格約束他,不會再讓他來騷擾你們的。」 

本魚:「既然黃先生答應了,那麼我也可以答應和解。」 

協議達成後,在警官的見證下, 

我們寫下了和解書。

 

--------------------------------------------------------

 

 

我一五一十的對綾萱說清楚來龍去脈, 

聽完,綾萱來有些不敢相信, 

他終於可以擺脫晟宏了。 

我再度開口問:「現在你可以安心了嗎?」 

綾萱濕潤著雙眼,對著我輕輕的點了點頭。 

 

 

於是,我站了起來, 

向坐著的綾萱伸出了手:「來吧,我們回家吧!」 

綾萱回過神來,擦掉眼角的淚滴, 

緩緩的伸出左手,握住我的右手‧‧‧‧‧

 

 

--------------------------------------------------------------

 

2年後,我們這票男生都陸陸續續退伍了,

而我更是所有人當中,最早榮退的一個。 

在山丘上,我與綾萱相偕到老地方看日落, 

今天這邊一如往常的有許多人也在觀賞美景。 

 

不過,這些人卻是我們非常熟悉的人, 

怡媛、阿飛、阿飛的老婆小樺、還有我那群狐群狗黨, 

以及綾萱的同學們‧‧‧

 

2年後7月份的這天, 

我們都已經又有了許多的變化, 

首先,綾萱、怡媛通通畢業了,也工作超過了一年。

 

而包含阿飛在內的我們三人,也都從原本工作的加油站離職了, 

阿飛到了保險公司去當業務員, 

怡媛則考上了研究所,目前正在攻讀碩士。

 

而綾萱畢業後,找到了一個會計的工作, 

而我,退伍之後則自己開了一間電腦資訊行。 

 

看到山丘上來了這麼多熟面孔, 

綾萱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一臉疑問的看著我, 

而這時,阿飛從他的車子裡,拿出了一束花, 

交給了我。

 

在眾人以及夕陽的見證下, 

我從口袋中拿出準備好的戒指, 

捧著花束,對著一臉錯愕的綾萱:「請妳嫁給我吧!」

 

 

隨著我的求婚一出口, 

旁邊的好友也跟著起鬨, 

登時山丘上鬧哄哄的。

 

而綾萱卻被突來的驚喜給鎮攝住了, 

兩眼留下了欣喜的眼淚, 

接過戒指。

 

然後,我在夕陽的前面,摟住了綾萱的纖腰, 

重重的往她柔嫩的紅唇上,吻了下去‧‧‧‧‧

 

 

 

------------------------------------------------------------

 

 

我回首過去, 

看著身旁酣睡的老婆, 

心中興起一陣暖意。

 

再轉頭看看依然酣睡中的老婆, 

手上的日記,最後一頁,正是我向她求婚的那天, 

我輕輕闔上手中的日記, 

將它收藏到抽屜裡。

 

心中一動,把頭湊向一旁熟睡中的老婆, 

在她唇上,輕輕的一吻。

 

她有了反應,但是卻沒有睜開眼睛, 

只有口中夢囈著:「笨魚,你好壞喔,竟然在大家的面前強吻我,好可惡!」

 

聽到她口中的夢囈, 

讓我為之莞爾。

 

 

 

 

 

 

                                 雙魚男的戀愛日記  全篇完 

火焰拍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