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魚,從我第一次意識到女孩子的不同之後

內心深處的戀愛細胞,從此不斷的壯大 

最後在我的內心中,留下了一個完美的戀愛故事, 

而在我的愛情故事中,我也一再的追求著這個幻想, 

而如今,我是一個經歷過許多故事的雙魚男。 

-------------------------------------------------------

 

愛情,什麼時候會來到我的生活中呢? 

我與其他年少的人們相同, 

在我國中的時期,那朦朧中想一窺愛情為何物的我。 

陪伴的書本的日子,愛情總在無聲無息之中, 

悄悄的在男孩、女孩們的心中發芽。 

誰都沒發現,原來身邊的我,已被那名女孩給打動了。 

小容,清湯掛面,高高的額頭, 

感覺上,並沒有那麼吸引人的一個女孩, 

就那麼近,在我的身邊, 

是的,就如同許多青澀的故事,主角多是身邊的人, 

只是我沒想到,原來第一次的心動, 

結果會是這麼的簡單明嘹。

 

---------------------------------------------------------------------

 

在我們三年級的秋天,小容的死黨小霜, 

他帶著小容來找我,他們的感情還是這麼的好, 

輕輕的牽著她的手,拉著靦腆的小容, 

正坐在花園矮牆上乘涼的我,看到心儀的小容, 

眼睛隨之亮了起來, 

沒想到,她倆竟朝著一個人發呆中的我走來。

 

小霜:「嘿,你在發呆阿?」 

小霜口氣還是跟以往相同,完全沒把我這個同學當男生。 

或許是跟她太熟了,這小妮子完全抓住我的習性, 

只要是女生過來攀談,女性至上主義的我, 

絕對是只有一張笑臉。

 

我:「找我嗎?有什麼事啊?」 

當然,我也沒有讓她失望, 

還是那種像是員工看到老闆一般的恭謹態度。 

小霜:「我們家的小容,有事情要問你。」 

說完,轉向看旁邊的小容。

 

真是要命,這個小女生,果然是致命的武器, 

向來拿火箭筒來轟也不怕的臉皮,登時變成了薄紗一般。 

小容:「我不敢說,小霜,你可以幫我問他嗎?」 

小容一反常態的,變的非常的害羞, 

這跟我們平常相處的情況並不相同, 

這讓早已對她傾心的我,也緊張了起來。 

小霜理所當然的,扮演小容的發言人 

:「是這樣的,我聽說11班的阿方,他是你國小的同學喔?」

 

我心想奇怪,怎麼突然提起這個同學, 

心裡雖然納悶,但基於女性至上主義, 

女生都開口問了,我當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即使不知,我也要派出私人調查隊,把這個人的過去全部挖出來。 

不過,這位阿方,剛好就是在下小學六年的同窗。

 

我:「阿方是我的同學沒錯阿,你怎麼突然的問起他阿?」 

好奇的我,不由自主的問了她。並且瞄了一下旁邊沉默中的小容一眼。 

小霜:「這個嘛,我告訴你,你不可以說出去喔。」 

由於個人的謹言慎行,在這票女同學的眼中, 

在下是屬於A級信賴度,安全無害男生的類別。 

因此,在我保證之下,小霜把事情娓娓道來。

 

小霜:「是這樣的啦,我們家的小容阿,在某日的某節下課, 

       碰見了這個叫阿方的男同學,而小容也被這位優秀的同學給電到了。」

 

無意間遇上白馬王子的小容,找了小霜來幫忙,

 

透過了小霜無遠弗屆的人脈資源,終於查出了這個人名子叫阿方, 

當然,也連帶的查到區區在下我,就是他的同學。

 

而她們倆,也挑在這個風和日麗的黃道吉日, 

在我正沉醉在美好的天氣,享受著片刻的清閒之時, 

突然的向我宣布了這個天大的喜事。 

我:「那你找我的用意,是要問一下這個人如何的嗎?」 

小霜:「當然阿,你能不能告訴我們,他的人品怎麼樣?」 

我:「嗯•••我需要時間回想一下,下一堂下課, 

         再來找我,我再告訴你們。」

 

受到這突如其來喜訊震撼的我,不露痕跡的四兩撥千金, 

打發了兩位美少女。 

天呀!這真是太惡搞了吧。 

接下來的一堂課,腦袋裡只剩下2個問題。 

第一、該怎麼辦,我很喜歡小容, 

但是我也很怕告白失敗,我該不該在這個時候, 

向小容說出我的心情呢? 

可是,本來就是俗辣的我,今天卻更加的俗辣了。 

 

第二、我該 不該從中做手腳,好讓小容放過這個電到他的同學, 

把機會留給我這個心機重達幾千噸的雙魚男。 

千不該萬不該,阿方是我的老同學兼好朋友, 

為了江湖道義,重義氣兼已經變成俗辣的我, 

終究還是下不了手, 

只好讓自己成為全校最重義氣的俗辣。 

在整整40分鐘的天人交戰後,象徵著宣判的鐘聲響起, 

我眼睛充血,血絲微露,一臉疲態的待在乘涼的花園, 

手中拎著一張紙,這是我用血淚寫下的描述。 

我心中想著,該死的阿方,你一定要好好的對待小容, 

不然,就枉費兄弟壯烈的犧牲了。 

 

 

小容還是把交涉的工作交給小霜, 

看起來像睡了一堂課的我,故作輕鬆的把履歷表交給小霜, 

小霜:「你的精神很差喔。」 

我:「當然阿,我可是絞盡腦汁的想,努力把他作的壞事都寫下來了。」 

小霜:「真的嗎?」已經習慣我的不正經的小霜,隨口就說。 

我用最佳損友的口氣來回應。

 

而小霜則迫不及待的開始瀏覽我的大作, 

稍微瞄了一下紙條的小霜笑著說:「這是什麼內容阿, 

       好奇怪的描述喔,不過還是謝謝你了。」 

小容:「謝謝你!」湊在小霜旁邊一起看的小容,也一起道謝。 

稍微看了一下前頭,小霜稍微的抱怨了一下我的紙條, 

雖然不能讓她們十分滿意,

 

不過,她們還是感激涕零的向我道謝, 

這兩個小妮子,也不再深究我的眼睛是怎麼回事, 

高興的揚長而去。 

而莫名其妙的失戀的我,就這樣草草的結束青澀的第一次 

"暗戀"

                               PART •  1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火焰拍拍 的頭像
火焰拍拍

塵簷雅舍

火焰拍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