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育界工作也有一段時間了,

扣除對於自身仍不夠優秀,遭遇到很多的挫折,

雖然自己明白自身的缺點,短時間內無法改善,

成了自身最大的壓力來源。

 

也因為如此,我又再次的思考過去許多前輩思考過的問題,

我們的孩子每個都是愛因斯坦嗎?

所以我們藥用把每一個孩子都當成是愛因斯坦的天才為標準,

來教育每一個孩子?

其實大家都知道這樣很荒謬,

可是大家卻偏偏都往牛角尖鑽。

大家都明白,既然不可能每個孩子都是愛因斯坦,

卻為和要求每一個孩子都像愛因斯坦那麼聰明,那麼成功,那麼偉大呢?

這是何其可笑的要求?

連我們自身都達不到的標準,卻要我們的孩子去達成?

這是家長的迷思。

 

可是老師與學校也有迷思,

我們都明白不是每個孩子都是愛因斯坦,

但是我們卻期望把每一個孩子都教成愛因斯坦!

這也是另外一件荒謬的事情!

既然每個孩子都不同,

每個人的能力也不同,

那為什麼我們要用同樣的教材同樣的標準同樣的難度,

去評價我們的孩子呢?

 

這是老生常談了,

可是進入教育界這些年,

我即使明白這些事情的荒謬,

卻也明白為什麼我們會造成這樣荒謬的事情!

皆因為,我們的社會充滿了這樣荒謬的期待,

用荒謬的標準去期待我們的孩子,

去期待我們的教師!

去期待我們的學校!

所以,就演變成我們每一個在教育界工作的人們,

都用著這樣荒謬的想法,在做我們的工作。

這是我們教育界的悲哀,也是我們社會的悲哀,更是孩子的苦難。

 

因為我們的社會給了我們的學校、老師與孩子,

超過他能力所及的期待。

只是因為望子成龍望女成鳳!

於是就變成了我們全部的人都用著這樣荒謬的邏輯,

認真的去做了這樣一件荒謬的事情,

結果當然就是失敗,沒有其他可能。

 

偉大的哲學家蘇格拉底認為,教育是一種產婆術,

引導學生思考與啟發自己的智慧能力。

而從過去的例子來看,天賦優異的孩子,

只需要一個好的引導者引導出他的天賦往好的方向,

剩下的天賦優異的孩子自己可以完成。

而資質差的孩子,我們即使投入了幾倍的資源,

他依舊也是只能達到他能力所及的成就而已。

 

成年人能做的充其量不過是提供好的環境,

提供引導建議,

讓孩子自己來發展自己的人生。

從事教育越久,這樣的感觸就越深。

 

也許還有更多的孩子,他們需要老師家長的敦促與叮嚀,

但是在我看來,這些敦促與叮嚀,充其相簿過是一種引導罷了。

真正能決定學習成果如何的,最終還是只有孩子自身而已。

 

於是乎,從這樣的想法延伸出來的許多教育思想,

漸漸地演變成舊派的理論,與新派的理論擁護者之間,

無止境的爭論了。

 

可是,真正受苦的卻是孩子們,

因為我們應塞給他們的,未必是他們需要的,

但是它們卻必須要背負家長、師長以及社會的期待,

去做一件能力根本不可能達成的事情。


這究竟是對,還是錯?

究竟是在幫助我們的孩子,或是正在扼殺孩子們的未來呢?

我不知道。

 

但是我腦中依然回響,

既然我們的孩子不是天才,

那為什麼我們要教他們去做天才才做得到事情呢?

而我們自己又能辦到嗎?

這樣的疑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火焰拍拍 的頭像
火焰拍拍

塵簷雅舍

火焰拍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