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做夢也沒想到,原本平凡但是溫暖的生活, 

竟然會因為一個陌生的男孩子而破滅。

 

這種有如偶像劇一般的喬段, 

做夢也想不到,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我是魚,一條原本過著幸福快樂生活的魚, 

如今,我卻得面對這急遽的變化, 

挑戰著我對事情變化的承受力。

 

 

---------------------------------------------------

 

 

拎拎拎拎‧‧‧‧‧

 

一如往常的鬧鈴聲,在我耳邊響起, 

我撐起身體,離開溫暖的被窩, 

又是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一天, 

昨天發生的意外,就彷彿從未發生一般, 

只是,晟宏與綾萱的對話, 

卻未曾離開我的腦海。

 

 

我一如往常的盥洗換裝, 

一樣拖著顢頇的步伐,揉著惺忪的雙眼, 

下樓來到餐廳,

桌上一如往常的準備好了簡單的餐點, 

今天是火腿三明治以及濃醇的奶茶, 

我快速的解決民生問題, 

拿起樓梯間的兩頂安全帽, 

來到客廳,卻發現,綾萱並未一如往常, 

坐在沙發上看著晨間新聞, 

而開著的電視,依然播報著昨天的新聞。

 

 

我愣了一下,看著空蕩蕩的客廳, 

桌上的一張紙吸引了我的目光。

 

我輕輕把手上的帽子放在桌上, 

拿起桌上的信紙, 

 

信紙上寫著:

 

------------------------------------------------------------

 

 

小魚: 

對不起,我離開了,我不能在住在這裡了, 

還記得,去年我曾經約好跟你吃飯, 

結果卻放了你鴿子嗎? 

還記得去年,我在學期中急著要換房子的事嗎? 

還記得,那天在山丘上,我一個人沉思的事嗎? 

還記得當時,我刻意轉移了話題, 

而你也體諒我,沒有繼續追問, 

當時我好高興,因為,我終於遇到一個真正愛護我的人了。

 

 

但是,昨天我卻讓你為了我而受傷了。 

他,跟你打架的那個男孩子, 

晟宏他是我的前任男友, 

或許是我的看人眼光太差吧, 

在認識你的一年前,我曾經被他的熱烈追求給打動, 

而跟他交往了兩個月。

 

可是,她是那麼的自負又自傲, 

雖然總是可以滿足我在物質上的各種要求, 

卻總是不懂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很快的,我看清了他是一個自我中心的人。

 

我對他來說不過是一個新的戰利品 

可以向他的那群好友炫耀, 

而我卻也從此失去了自由。

 

 

他從來不陪我到海邊散步, 

卻總是要我陪他參加朋友的派對。

 

總是要求我隨時配合他的時間, 

卻反對我與我的朋友們聚會。

 

不到兩個月的時間, 

我就受不了他的自我中心, 

於是,我開始想要提出分手, 

於是,我用各種的方式想要遠離他, 

提出分手、換宿舍、換掉手機號碼, 

我企圖要遠離他這個人。

 

 

可是,他卻像是夢饜一般, 

總是可以找到我,我不知道他用什麼辦法, 

可是,他就是找的到我。

 

我跟他分手之後, 

他因為受不在朋友面前沒面子, 

他一直用各種方法,找到我並且糾纏著我。

 

讓我身邊的同學都不敢和我交往 

所以,到遇到你之前,我曾經想要跟其他人交往, 

但是都因為他的關係無疾而終。

 

直到我的好朋友,怡媛的介紹認識了你, 

才真的有機會了解,什麼叫做平凡的美好。

 

 

去年我急著要換房子, 

就是因為,晟宏他又找到了我跟同學合租的房子, 

他時常來找我,給我的同學們添了不少麻煩。

 

雖然同學都知道我們的事, 

也願意幫我趕走晟宏。 

可是,我卻不願意給同學們添麻煩。 

不過那天你提出同居的提議, 

我馬上就答應了,不是因為我急著要搬家, 

而是因為,我了解你,跟你住在一起, 

我一定可以過的很快樂。

 

 

 

結果證明了,怡媛的眼光真的不錯, 

這一年多來,你真的讓我過的很快樂, 

也讓我躲開了晟宏。

 

可是,晟宏他終於還是找到了我, 

昨天我已經讓你受傷了, 

我害怕晟宏會再找你麻煩。

 

如果他有意要找到你的家 

他一定可以找的到的, 

所以,這邊不能再住下去了, 

否則,一定會給你帶來困擾!

 

 

所以,再見了!請不要再來找我, 

我打算先去投靠同學, 

不要擔心我。

 

我只會害你受傷, 

請原諒我不告而別, 

以後我再也不能替你準備早餐了, 

再見了!阿魚,你一定會遇到更好的女孩子的,忘了我吧!

 

 

                                                 綾萱  筆

 

 

--------------------------------------------------------------

 

 

 

看完綾萱留下的信, 

我三步作兩步跑,衝上2樓綾萱的房間, 

房門沒關, 

雖然看起來與以往沒什麼不同, 

可是,放在櫥櫃的衣物, 

卻已經通通帶走了。

 

 

我緩緩的走到床的旁邊, 

靠坐了下來, 

拿起一本放在床頭櫃的時裝雜誌, 

這是綾萱每週必買的週刊, 

我恍然若失的停留在綾萱的房間裡, 

偶爾翻翻床頭的雜誌, 

偶爾拿起綾萱留下的保養品瓶子把玩。 

過了半小時,我拿起手機, 

拜托阿飛,代我向站長請假一天。

 

 

接著,我的思緒陷入了混亂,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回過神來, 

還是因為肚子餓了, 

回神後才發現,我已經在綾萱的空房間裡呆了一個上午了。

 

我摸摸我的肚子, 

再抓抓頭皮,思考著民生問題還是得先解決。

 

 

 

我騎著我的迪爵,來到了平常用餐的簡餐店, 

叫了一份套餐, 

吃到一半,剛好遇到了阿飛跟怡媛一起來到, 

兩人看到我坐在店裡, 

很高興的過來跟我一起用餐, 

才坐下沒多久。

 

阿飛一開口就問:「阿魚,你是怎麼啦,一點都不像平常的你, 

        竟然會臨時請假。」 

怡媛接口問:「是阿,是不是你跟綾萱發生了什麼問題?」 

怡媛的第六感真靈,一下子就猜到是這個問題。 

我知道這件事一定瞞不過怡媛,

 

而且我也想聽聽阿飛的意見, 

所以,我一五一十的把所有的事,告訴她們。 

 

聽完我的解釋, 

阿飛也難得露出了為難的表情, 

怡媛則難過的說:「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雖然整件事的問題不在我身上, 

可是,這個麻煩的問題, 

一時之間,我們三個人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我們沉默了一會兒, 

阿飛首先發表意見:「我說阿,雖然是沒辦法處裡的問題, 

        不過阿魚阿,我覺得,你第一件要做的事,應該是先去找到綾萱喔。」 

阿飛話還沒說完怡媛接著說:「我也這樣覺得, 

        這件事受到打擊最大的,應該還是綾萱。」 

     :「阿魚,你就先去找綾萱吧。」

 

本魚:「可是,我不知道綾萱願不願意見我阿。」 

阿飛:「沒關係,這件事情交給怡媛處裡就一定稿定。」 

怡媛:「威~謝謝喔~你對我還真有信心阿。」聽到阿飛這樣說,怡媛表情為難的說。 

怡媛:「我是可以請綾萱的同學幫幫忙啦,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你的態度喔,阿魚。」 

本魚:「嗯,如果可以找到她的話,我當然想跟她好好談談阿,但是 

        ,要是她要躲著我,我也沒辦法阿。」

 

怡媛:「好吧,我等下就去聯絡人,你吃飽先回家等我的消息。」 

聽到我的回答,怡媛很爽快的答應幫我找綾萱, 

接著我把事情經過,更詳細的對阿飛跟怡媛講了一遍。

 吃完午餐, 

我按照怡媛的建議,先回家等怡媛的消息。 

 

 

下午2點,怡媛終於來電了。 

電話中傳來怡媛的聲音:「阿魚,我找到綾萱了, 

     可是他不想見你。」怡媛一開口就簡短的講出結果。 

怡媛的消息,讓我的心情從高空,一下子重重的摔到了地面。 

怡媛接著說:「不要難過,我有請同學勸一下綾萱。」 

本魚:「有希望嗎?綾萱可是很頑固的喔。」我沒等怡媛說完,就反問。

 

怡媛回答:「所以,非常情況,就要用非常的方法。」 

本魚:「什麼方法?」 

怡媛接著說:「我跟同學約好了,過幾天, 

    我們的同學,會一起約綾萱出來吃飯,到時,你就到餐廳來找她, 

    再跟她好好談談吧。」

 

 

本魚:「嗯~,謝謝你怡媛。」 

怡媛:「嘿嘿,不要客氣了,況且,你們也是我牽的線, 

        當然要幫幫你們一把咯。就這樣,掰掰。」 

掛上電話後,我的心情好了許多。 

我暫且放下心上的大石頭, 

正想要好好的睡個午覺,補充一下睡眠, 

 

這時電話聲卻響起了‧‧‧‧

 

照理說,除了我遠在南部的家人,以及幾個好友以外,

應該沒有人知道這支電話的阿, 

我一邊疑惑著,一邊拿起話筒,

 

話筒中卻傳來陌生的聲音‧‧‧‧‧‧

 

 

 

                   雙魚男的戀愛日記  十四  完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火焰拍拍 的頭像
火焰拍拍

塵簷雅舍

火焰拍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