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難免會有一些波折起伏, 

在感情的這條路上,當然也不外乎如此。 

 

雖然我是一隻魚, 

感情這條路上,還未嚐過什麼叫做平凡的美好, 

不過,我已經開始明瞭, 

信任,是愛情路上,得先學會的第一課。

 

------------------------------------------------

 

從那一天以來, 

我與綾萱之間,又回到了以往那種平凡, 

但是帶有香甜氣息的生活。

 

我們維持著週末一起到堤防上散步的習慣, 

或許是我們都更依賴對方了, 

在昏黃的夕照下, 

我習慣性的握住著她的手, 

她則會安靜的向我的身邊輕靠。

 

 

我們一邊交換著生活周遭發生的趣聞, 

我把阿飛的私人秘密分享給綾萱時, 

她會帶著微微的笑容安靜的傾聽。

 

而當她提起學校裡發生的糗事時, 

我則會習慣的在她的臉上捏一下, 

告誡她平常要小心維持美少女的形象阿。

 

有時我們會停留在一段長長的沉默中, 

看著遠方大橋上的車來人往, 

又或者欣賞那夕陽最後燦爛的一瞬, 

讓溫暖的晚風,輕拂我們的臉蛋。

 

聆聽夾雜著車聲、潮水以及歸鳥輕啼, 

聽著這些與日常生活炯異的聲響。

 

讓平日繁忙的工作,暫時離開我們的大腦, 

只留下身旁對方的身影、細語。

 

再踏著太陽的餘溫, 

一同回家。

 

 

 

是的,在不久之前, 

已經大四的綾萱,決定搬出與同學同租的宿舍, 

搬到我的家裡來。

 

這是我與他之間的秘密, 

除了我們,誰也不知道,包含我的死黨阿飛。

 

生活的瑣事,並沒有減少我們之間的情感, 

雖然我們常常是外食族, 

而我唯一能提供給她的, 

也僅只是這棟位於郊區小小的房子。 

南部的老爸老媽雖然知道有一位密切交往的女孩子, 

但也僅止於此, 

幾乎不會到這棟郊區的小房子來探視, 

就這樣,我提議綾萱搬來同住。 

座西向東的三層樓房, 

我們各擁有一層生活空間。

 

 

 

2個月前,當時天氣還在春雨綿綿的時期........

 

這一天上午, 

我掛著招牌的熊貓眼, 

站在加油機前,半死不活的擦拭著加油機, 

一邊打著呵欠,一邊斜眼朝阿飛瞄過去‧‧‧

 

這時阿飛正因為躲在電腦房裡吃早餐, 

被站長抓去精神講話中。

 

我心裡想著,該死的阿飛, 

差點被你害死了,前一天晚上, 

阿飛半夜發瘋,跑來找我去宵夜, 

結果搞到了三更半夜才放我回家, 

原來是因為做錯事,被老婆罰不准吃晚飯, 

只好趁老婆去睡覺之後, 

逃出來覓食。

 

 

當我再把眼睛往另依邊瞄去時, 

正好怡媛往我這邊走過來, 

拉著我,開始問房子的問題。

 

說是說綾萱需要租新房子, 

但是一個大學生,在學期中換租屋, 

那還真是奇聞了, 

基於對女朋友正當的關心, 

我當然死命的追問, 

可是,怡媛只講了一句話,就把我的藉口通通給四兩撥千斤, 

擋了過去。

 

怡媛:「不行!我答應過綾萱,絕對不可以告訴你任何事! 

        她說他會自己跟你解釋。」

 

搬出了綾萱的怡媛,讓我完全沒有藉口再追問下去。 

在我不斷的騷擾之下,怡媛終於不耐煩,撂下狠話‧‧‧

 

怡媛:「阿~你女朋友的事情,你自己去幫她想辦法吧! 

        我這個外人替你操什麼心。」 

      「你明天自己去跟她介紹,看你有什麼認識的房東不錯的房子, 

        再陪她去看房子吧。」 

本魚:「好吧!」雖然有些想要抱怨, 

        不過我還是忍氣吞聲,以免去惹到這隻母老虎。

 

晚上,我約了綾萱一起去喝茶。

 

稍微聊了一天日常生活之後, 

我提起了早上怡媛提到的事‧‧‧

 

本魚:「我早上聽怡媛說,妳在找房子阿。」 

綾萱臉上露出一點點的驚訝:「是阿,因為有些小問題, 

        所以我想搬家,躲一些麻煩。」 

本魚:「嗯,我想過了,現在這個時期, 

        一時很難找到房子。」 

綾萱:「是阿,所以我才找怡媛幫忙的。」 

言談之中,眼神中出現了一絲困擾的神情。

 

發現綾萱眼的困擾之後,我馬上提出:「這樣吧,怎麼說我都是地頭蛇, 

    房子我會幫忙你注意的,有好的房子,我一定通知你。」 

聽到我熱心的要幫忙,綾萱沉默了, 

眼中微微的露出了一絲感動的神情。 

這時他輕輕的握住了我的手,注視著我,

 

綾萱:「謝謝你‧‧‧‧也謝謝你什麼都不問。」

 

雖然,我只是沒想到要問, 

但是,被綾萱給握住手,深情款款的道謝, 

讓我把突然想起的問題,硬是又吞了回去。 

繼續與綾萱分享今天發生的事。

 

 

稍晚,綾萱說想要到山上去看看夜景, 

身為男友的我,當然事非常樂意嚕。 

在大度山山路旁的小空地上, 

我與綾萱靠在欄杆上,瞭望著大肚溪的出海口, 

我從身後環抱著綾萱, 

讓我的臉靠著他的臉龐, 

或者牽著她的小手, 

沿著觀景台散步,讓清新的晚風吹拂著我們的身心靈。

 

下午的一場陣雨, 

讓原本充滿汙濁的天空,恢復了原本的純淨, 

海上等待著入港的貨輪, 

燈火就像是墜落在海面上的星辰。 

沒有月亮的星空,更顯的燦爛, 

而我們倆,也心滿意足的享受這個美好的夜晚。

 

 

 

一個星期後,我還是沒有找到適合的房子, 

上班時,我還是思考著, 

該去哪邊找門路, 

想著想著,就發呆了起來。

 

 

突然,啪!有人在我的背後用力的拍了一下。 

我回頭都不用回頭, 

皺起了眉頭:「好痛阿!怡媛,你是幹麻啦?痛死人了!」 

怡媛:「你在思什麼春啦,看你整個早上都不知道在想什麼?」 

本魚:「還能想什麼,我在想哪邊有房子啦。」 

怡媛:「啥?到現在還沒找到喔?」聽完怡媛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本魚:「沒辦法阿,現在這個時間點,房子本來就難找阿。」我無奈的說。 

怡媛:「幹麻想那複雜!啪!」又是一個巴掌打在我的背上。 

本魚:「痛阿!你這個粗魯的女人,想打死我阿!」 

怡媛漫不在乎的說:「誰叫你那麼蠢!」 

我不解:「蠢?我哪裡蠢了?」 

怡媛:「喔~~你自己就是房東了阿!這種事還要我教喔。」 

怡媛好沒力氣,兩眼幾乎翻白的說。 

怡媛:「歡迎光臨!」說完怡媛也不等我反應,就跑去幫客人加油了。 

一看著正在加油的怡媛,

 

我一邊思考,也許怡媛說的對。

 

 

 ------------------------------------------------------------

 

平常,沒有上班的時間, 

我會習慣性的到離家不遠的小山丘上發呆, 

看著山下的道路上, 

來來往往的車子,暫時離開平常的生活, 

讓自己放鬆, 

 

有時候,我也會找綾萱陪我一起到這邊觀賞日落。  

這幾天,我反覆思考著怡媛的建議, 

也許怡媛說的沒錯, 

與綾萱交往也超過一年了, 

我們的感情與日俱增, 

也許,讓綾萱住進我家, 

真的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我一邊思考著這個問題, 

又來到這個我熟悉的小山丘上, 

我看著遠方的夕陽, 

心中仍然想著這個問題。

 

 

我隱藏不住心中的興奮, 

也猶豫這麼做好嗎?

 

這是一個很誘人的想法,我幾乎無法抗拒這個建議。

 

就當我一邊思考著是否該付諸行動, 

一邊欣賞的再熟悉不過日落。

 

海上吹來的晚風輕拂我的身心, 

讓我暫時閉上眼睛,享受這短暫的舒暢。 

雖然回到家,我還是沒有辦法做出決定, 

這卻讓我暫時從焦慮的心情中暫時釋放出來。

 

 

隔天,我還是趁著下班後的空檔, 

騎著我的迪爵,又來到熟悉的地方。 

面對相同的風景, 

不同的是,在我平常靠坐的護欄上, 

今天多了一個客人。

 

是個長髮娟秀的女孩, 

就像我平常一樣,面對著山下的蔥翠田野, 

以及遠方的海面。 

而女孩似乎沒有發現,我正站在她身後不遠的地方, 

越過她的背影,瞭望著相同的風景。

 

 

暖暖的暮風除除吹來, 

女孩的長髮飄動,我的眼光卻落在更遠的海面上, 

這個地方,原本就常常有人來觀賞日落, 

已經習以為常的我,也不想去干涉別人, 

我不想驚動女孩, 

靜靜的往離他依小段距離的護欄上走過去, 

一如往常的攀坐到護籬上,繼續思考我的心事。

 

 

看著遠方的太陽漸漸沉沒到海面底下, 

我仍然不為所動, 

直到天色漸漸暗去, 

我轉身準備上車離開, 

一轉身,那女孩仍然還在原地, 

似乎並沒有移動過半步。

 

 

這時我才發現, 

原來方才沒有留心的,那臉龐竟如此的熟悉, 

 

這不是綾萱吗? 

她似乎一直沒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彷彿有著比我更深的心事。

 

臉上掛著了不曾看過的嚴肅表情, 

彷彿是我從未認識過的人一般, 

雖然我方才沒有留心, 

但是綾萱似乎也想事情想的出神了, 

也沒發現我的存在。

 

 

我跳下護籬後,先走到車子旁, 

假裝離去,發動車子, 

再小心翼翼的靠近綾萱的身旁。 

我用眼角的餘光偷看綾萱的表情, 

一臉嚴肅,卻掛著一點點煩惱。

 

這種表情在我的眼前從未出現過 

彷彿綾萱變了一個人似的。

 

這個表情,讓我不知該不該驚動綾萱, 

但是在我內心深處頑皮的性格,驅使著我去戲弄一下綾萱, 

於是,我再走回車子停放處, 

從她的背後偷偷的靠了上去, 

用我的手,輕輕的環抱住她的腰, 

把我的頭靠在她的肩膀上‧‧‧

 

 

本魚:「嗨~~~小美女,想什麼事想的這麼專心阿。」我用溫柔的聲音輕輕的問。 

原以為綾萱會被我嚇一跳, 

可是她的反應缺出乎我的意料。 

 

綾萱;「沒什麼,我在想著,你什麼時候才會注意到我呀!」 

想不到綾萱他沒有抵抗,反而任由我把臉靠到她的臉頰旁。 

本魚:「你好賊喔,原來你早就知道我來了,竟然裝成不知道。」 

這時我才發現,其實我才是遲頓的那個人。

 

本魚:「你什麼時候知道我來了的?」我好奇的問。 

綾萱:「剛剛!」 

綾萱平靜的回答讓我又嚇了一跳。

 

本魚:「好阿,原來你剛剛在假鎮定。我又被你騙了一次。」 

雖說是又丄了她ㄧ次當,但我的心裡還是很開心。 

綾萱:「呵呵‧‧‧其實,也沒有啦,只是你的感覺,我太熟悉了, 

        你人一靠上來,我就發現是你了。」

 

看到綾萱臉上的陰霾一掃而空, 

雖然我總是敗给她的古靈精怪, 

但是,我仍然覺得值得。

 

本魚:「剛剛的日落漂亮嗎?看你看的這麼出神?」 

重展笑顏的綾萱:「不錯阿,可惜我剛剛在想其他事,沒能好好欣賞。」 

本魚:「想事情?在想什麼事情阿?」 

綾萱:「那你呢?」綾萱避而不答反問我。 

本魚:「想妳阿。」 

雖然我的回答並不算完全誠實,倒也沒有說謊。

 

綾萱:「噗哧~~~,你騙我。」

 

這個與我平常風格不同的突兀回答, 

讓綾萱笑了出來。 

本魚:「沒有、沒有,我絕對沒有騙妳。」 

聽到我急著表述心跡的綾萱回過頭來用嚴肅的眼神凝視著我的眼睛。

 

綾萱:「噗哧~~~,哈哈哈哈哈‧‧‧,好啦我相信你就是了。」

 

看到我我趕緊收歛心神,一附要我發毒誓也沒問題的表情。 

讓綾萱樂的不可開交。 

 

 

突然,綾萱不說話,我也不說話, 

近距離的看著對方的眼神, 

綾萱首先忍不住,爆笑了出來, 

我也跟著笑了開來。 

笑了好一會兒。

 

 

我們兩人努力的平息想笑的情緒, 

首先停下來的綾萱開口問:「嗯~~不要開玩笑了,你怎麼會來這裡?」 

本魚:「我沒開玩笑阿,我剛剛是在這邊想妳的事。」 

綾萱:「想什麼事?」 

我這一說,反到引起綾萱的好奇心了。

 

我順勢把怡媛的想法說了出來, 

而聽完我的解釋,綾萱的臉整個紅了起來, 

反倒是害羞了起來。

 

本魚:「反正我一個人想,也想不出結論, 

        剛好現在你知道了,直接問妳的意見好了。 

        那麼,怡媛的建議,妳覺得如何?」

 

已經轉頭回去看著閃爍著燈火的山下城鎮的綾萱, 

沒有回答,而我依然靠著她, 

頭輕輕的靠在她的肩膀上, 

靜靜的等著她的回答。

 

隔了許久,綾萱沒有出聲, 

只有轉頭過來,在我的唇上輕輕的吻了一下..............

 

 

 

  1.                          雙魚男的戀愛日記XII  完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火焰拍拍 的頭像
火焰拍拍

塵簷雅舍

火焰拍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