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兩人的世界果然比一個人孤單來的好多了。

 

 

靠著怡媛的牽線,還有幾個恰到好處的偶遇, 

算一算日子,與綾萱的交往也過了半年了。

 

我習慣在下班後,找綾萱一起到大肚山的山腰看看日落, 

偶爾一起去東海藝術街坊喝個下午茶。

 

甜蜜的日子,讓怡媛也開始對我另眼相看, 

昔日的那條宅魚,原來也可以如此的殷勤阿~!

 

 

我是魚,沉浸在有生以來的第一段美好的戀曲, 

這段日子,我彷彿找到了我的大海, 

發現了我的氧氣,見識到了世界的美好, 

我開始為過去宅男的日子感到惋惜, 

感謝怡媛這個媒人婆,更感激綾萱這個可愛的女孩, 

在我的生命中留下如此美麗的回憶。

 

 

-------------------------

 

今天,怡媛約了我到市區喝下午茶, 

說是要約談,對照兩造的說法,以免我虧待綾萱, 

打壞了她的金字招牌。

 

 

在公益路的小茶坊裡, 

先到的怡媛,已經坐在窗邊的沙發上品嚐著香茶了。 

我知道,待會免不了要被刮一頓了, 

沒辦法,誰叫我今天睡過頭, 

怡媛又是我的媒人婆,被刮個一頓,也只好認了。

 

怡媛:「慢死了,你是找死是不是,本大姊找你出來問話 

    你竟敢遲到!」 

果然,一開口馬上就被飆了一頓。 

我急忙正襟危坐:「大‧‧‧大‧‧‧大人,小的知錯了!」 

只差沒有磕頭認錯,我趕緊對這個大恩人謝罪。

 

怡媛:「嗯~算你識相。」 

看到我畢恭畢敬的謝罪,總算怡媛的臉色緩和了下來。 

嗯,來之前,怡媛就已經告訴我, 

今天是要了解一下與綾萱相處的情況。

 

當然,半年來的甜蜜早就已經看在怡媛以及阿飛的眼裡了, 

小柴他們也不再約我一起參加聯誼活動了。 

不過,慎重起見,怡媛還是決定要來一個進度報告, 

以免被表象給蒙蔽了,而去玷污了她超級媒人婆的名聲。 

 

 

媒人婆就是媒人婆, 

問的事情都是每問必中核心, 

逼的我,不得不把與綾萱一起去埔里洗溫泉的事, 

拿出來當成是驗收項目, 

怡媛凌利刁鑽的問題,旁敲側擊, 

讓我心中思付著,還好我一直和綾萱相處愉快, 

否則,一定瞞不過怡媛的法眼。

 

就這樣,一問一答, 

我可是不敢有一點點的欺騙, 

深怕會被這個厲害的女生給抓到小辮子, 

那我可就吃不完兜著走了。

 

下午三點,我聽到了店裡的古鐘的鐘聲, 

我差點沒跳起來‧‧‧

 

怡媛:「幹麻是吃錯藥了,還是做了什麼虧心事阿。」 

看到我這突來的動作, 

怡媛好奇的問。 

本魚:「慘了,我約了綾萱4點在東海喝下午茶, 

    不快點回去準備會遲到。」

 

話說,怡媛還真是厲害,我差點忘記約會的事, 

其實也算是虧心事了,這令人敬畏的傢伙,竟然一眼就看出來了。 

怡媛:「你這個該死的傢伙,這麼重要的事不早點說, 

    快給我滾回家去準備。 

    要是遲到了,看我怎麼整治你。」

 

怡媛只差沒有用它的如來神掌,朝我的後腦杓巴下去。 

叫我趕快回家,她會結帳, 

但是,明天上班會向我拿錢。 

 

我如或大赦,趕緊跨上我的小迪爵, 

用一輪60的時速,狂飆回到沙鹿的家裡去。 

一邊騎著我的好兄弟小迪爵,一邊想著, 

我可憐的荷包,不知道要為今天的失策, 

損失多少張罰單了。

 

 

PM:03:50,東海的茶坊裡,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這邊是綾萱最喜歡的座位。 

她說,她喜歡看著來往的人, 

來往的人群臉上多變的情緒, 

可以讓她觀看每個人的喜怒哀樂。

 

我們倆一起猜測過往的人,他們心中的思緒, 

也是我與綾萱約會時,一個不為人知的樂趣。 

 

PM:04:10

 

看著漸漸昏黃的暮色,我開始擔心起綾萱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半年來,她從不曾遲到過一分半刻。 

而今天,她卻意外的來遲了, 

我耐著性子,點好了她平常最愛的玫瑰心情, 

幾道招牌的茶點,它是否有什麼急事, 

所以今天沒辦法來赴約了呢?

 

 

PM:06:00

 

嗯~雖然我承認,我開始有些不耐煩了, 

以我對她的了解,應該不會有故意放我鴿子的情況, 

但是,我很擔心她的情況, 

這讓久等的我,焦慮的情況越發嚴重。 

 

我一會兒看著自己的手機, 

一會兒看著窗外的走道, 

再抬頭看看牆上的時鐘, 

深怕手機中突然傳來意外的訊息。

 

 

PM:07:00

 

我的手機中傳來了一則簡訊‧‧‧

 

「抱歉阿瑜,我今天不能去了。你還在那邊嗎?」 

「不要問我為什麼,改天我再向你好好的賠罪,好嗎?」 

 

PM:09:30

 

直到服務生來告訴我,半小時後要打烊了, 

我才驚覺, 

我在原來的位置上已經呆坐了2個小時了。 

我心裡的擔憂,依然不減, 

到底她事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我們這段時間建立的互信, 

竟然沒辦法讓她對我傾訴,而選擇自己默默承受呢。 

 

回家的路上,我腦子裡離不開這個問題, 

一個人走在孤單的山道上,我望著山下曾經共賞的夜景, 

難道,我是如此的不可信任嗎?

 

靠著夜晚的微風,我讓我停在黑暗的小路旁, 

試著從滿天星斗中找到答案。 

 

前一晚的晚歸,讓我的體力下降到了最低點, 

上班時當然沒精打采的, 

阿飛看到我的反常情況,過來關心...........

 

阿飛:「阿魚,你昨晚是去當賊了嗎?沒睡飽阿。」  

本魚:「沒有拉~只是比較晚回家,晚睡而已。」 

從早上到現在都沒跟人說過半句話,

 

一開口,我被自己的聲音嚇到了。 

阿飛:「阿魚,你的聲音怪怪的,你是不是生病了阿!」 

阿飛機警的問道。 

本魚:「沒有拉,只是晚睡,聲音變調而已。」 

我逞強的說。

 

其實,從早上開始就覺得有點昏昏沉沉的, 

但是硬氣的我,還是堅持沒事。

 

這時怡媛看到與阿飛在竊竊私語,於是也湊過來參一腳。 

怡媛:「嘿!你們倆個在聊什麼,竟然沒有找我,太過分了.....喔....」 

怡媛講著講著聲音卻慢慢變小聲了。

 

怡媛:「阿魚!你發生什麼事了,怎麼臉色這麼蒼白阿。」 

察覺我的不對勁,怡媛用有點意外的語氣問我。 

阿飛回答:「這傢伙說他昨晚比較晚睡,所以才會看起來沒精神。 

      在我看來阿,這傢伙大概是感冒了。」

 

怡媛:「唔........我來鑑定看看好了。」 

說完怡媛用她的手背靠在我的額頭上測量溫度。 

怡媛:「唉唷,阿魚你在發燒呢。」 

  :「我去幫你跟站長說一聲,你請假回家去休息吧。」 

本魚:「不用麻煩了拉,我沒事的。」

 

不喜歡麻煩人,也不希望全勤泡湯的我堅持要繼續值班。 

但是怡媛還把事情告訴了站長,

 

在站長的命令下,我只好乖乖的回家去休息了。 

 

回到家裡,我想起了還沒吃飯, 

雖然想去外面買個東西吃,但是身體卻不聽使喚, 

倒頭在床上,衣服也沒換就昏睡過去了......

 

 

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 

當我眼睛睜開時,電燈已經開了, 

在床邊放著一盆水,還有一只已經融化的冰袋。

 

我試著想起床查看,頭上的毛巾掉到了下來 

而身體才輕輕一動一下,馬上全身酸痛到不行, 

只好暫時先乖乖的待在床上。

 

 

這時,我開始觀察我的房間, 

才注意到客廳方向傳來開門的聲音。 

 

碰! 

 

應該是有人輕輕的帶上了門,近到家裡來了。

我找到放在床頭抽屜的手機, 

想看看有沒有綾萱傳來的訊息, 

只是,手機中的簡訊還保持著昨天的狀態。 

我想起了昨天的事, 

望著手機發呆。

 

這時房門方向傳來人的聲音, 

:「你醒了阿,你應該還沒吃飯吧,我出去買了粥, 

  吃一點吧,生病的人需要補充營養喔!」

 

 

我抬頭一看,我懷疑我自己眼睛看到的人, 

竟然是”綾萱”。

 

被這個意外給嚇了一跳的我, 

用有點虛弱的聲音,努力的擠出了第一個問題。

 

本魚:「你怎麼會在這裡?」 

綾萱:「說那個什麼話,我不能出現在這裡嗎?」綾萱用它一慣俏皮方式回答。 

被堵住話頭的我,一時啞口無言, 

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看到我既高興又疑惑的表情, 

綾萱噗赤一聲笑了出來。

 

綾萱:「哈哈,不要鬧你好了,是怡媛告訴我你生病了。 

    我有點擔心,所以就過來看看阿。 

    誰知道一打開房門,就看到你趴在床上, 

    又發著燒,害我嚇了一跳,擔心的要死。」

 

綾萱以不急不徐的速度說完後綾萱又低頭去翻他手上的購物袋。 

聽完這有趣又讓人溫馨的一段解釋,我的心理升起了一股暖流。 

綾萱:「我買了廣東粥,吃一碗吧,要不要阿?」 

綾萱一邊說,一邊用手把玩著那一碗廣東粥。 

本魚:「好阿,幫我拿過來吧,我還沒氣力下床。」 

 

綾萱給了我一個可愛的微笑, 

拉著一張椅子,坐到床邊, 

以熟練的手法打開紙碗, 

用湯匙盛了一口粥,送到我的嘴邊。 

 

她自然的動作,沒有停頓, 

可是粥送到我的嘴邊,我卻不知道該不該張口吃下去。

 

綾萱:「來~乖喔!阿~~~。」 

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給楞了一下, 

我笑了出來, 

而綾萱也被我的笑聲給感染, 

一起放聲大笑。 

一會兒之後,綾萱收斂一下心神, 

 

用肯定的語氣,重複了一次, 

綾萱:「來~乖喔!阿~~~~~。」 

這次我沒在笑出來了。

 

 

在綾萱的伺候下,我把一整碗的粥吃了個精光。 

綾萱:「你平常健壯的像頭牛,最近天氣又沒什麼變化, 

    你怎麼突然會感冒阿?」

 

把粥吃完,綾萱把碗收拾乾淨後, 

再回到床邊來陪我聊天。

 

本魚:「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昨天比較晚回家, 

    在山上待了2小時,可能穿的不夠多,著涼了。」 

我輕描淡寫的敘述過去。 

可是綾萱聽完之後,頭卻低了下去, 

讓原本輕鬆和諧的氣氛, 

頓時有點尷尬。

 

 

在長達5分鐘的沉默,

 

我一直注視著綾萱,有時綾萱抬頭起來看我, 

一碰觸我的視線,卻又低頭縮了回去。 

 

過了許久,她才抬起頭來, 

先是注視我的臉,彷彿想看出些什麼情緒, 

接著,她的表情緩和了些。

 

綾萱:「對不起,有些事我還沒辦法跟你說明白, 

    你應該會很想知道,可是,你可以等我嗎?」 

本魚:「等你?」 

綾萱:「等我把事情處理好,我會好好的向你解釋的。 

    在這之前,你可以什麼都不要問嗎?」

 

聽完我沉思了許久。是什麼事不能讓我知道, 

雖然我們沒有任何約定,但是,我一直把她當成是另一半在看待。

 

我們也有默契,只要是自己有什麼事,都會向對方解釋。 

但是,今天她卻反常的要我不要問。 

我猶豫,該不該什麼都不過問,

 

雖然我明知道,我是如此的渴望明白答案阿。

 

 

我看著綾萱著急的眼神,我清楚她在等待我的答案。 

我說出的話,也許將會決定我們之間的未來。 

我的理性與感性不停的掙扎, 

不停的問自己,我該怎麼抉擇。 

我閉眼沉思了幾分鐘,身邊彷彿只有綾萱微微急促的呼吸聲, 

最後我下了一個決定。

 

而綾萱當晚在我的眼前,第一次釋放了自己的感情, 

第二天一早,我讓綾萱攙扶著, 

到了門口。

 

綾萱:「你快回床上休息吧,生病的人需要充足的休息。不要逞強了。」 

本魚:「放心吧,我會遵守我們的約定,不會逞強的。」 

送走了綾萱,我回到房間,準備上床睡覺時, 

門口的電鈴聲響了, 

我往窗外一看,原來是阿飛偕同怡媛一起來探病了。

 

 

阿飛:「喔~~~~阿魚你真不簡單,我們剛剛有遇到離開不久的綾萱喔。 

    老實說,她是不是在你家過夜啦?」 

怡媛:「白痴,你閉嘴啦!」 

怡媛一反常態的,似乎是動了怒氣。 

怡媛:「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把小萱給弄哭了。 

    該死的傢伙,我明明警告過你,不准虧待小萱, 

    你竟然敢弄哭人家,找死是不是!」

 

阿飛被怡媛這嚴厲的質問嚇了一跳, 

收斂起嘻笑的表情,正經八百的站在旁邊等著我的回答。 

我明白是怡媛誤會了, 

不過一時之間卻不知該如何解釋, 

只好陪笑道:「大姊頭,你不要擔心啦,你看我這麼虛, 

       有本事欺負綾萱嗎?」

 

看到我的確是身體虛弱,怡媛半信半疑。

 

怡媛:「那位什麼我覺得小萱看起來哭過,你是不是甩了人家阿。」 

本魚:「唉唷,你不要瞎猜了啦,如果你想知道為什麼, 

    你問綾萱不就得了,我答應過她不能透露半點消息出去的。」

 

聽到我這麼解釋,

 

怡媛雖然半信半疑,不過也只好勉強的接受。 

阿飛看情況比較平和了之後, 

湊過來東問西問一堆的, 

這個白目的傢伙,一直追問是不是有了超友誼關係, 

雖然我一直告訴他,

 

我也很想有超友誼關係,但是很可惜, 

”心有餘而力不足阿!”

 

但是阿飛就是死不肯相信, 

我只好不再去管他信不信,任由他去猜想。 

 

幸好一旁的怡媛看不下去了, 

出面警告阿飛不准洩漏綾萱在我家過夜的隻字片語, 

否則他就準備回家被老婆修理, 

阿飛才悻悻然的答應,不會對第5個人透露半點昨晚發生的事。

 

送走了火爆的怡媛,以及搞笑的阿飛, 

我爬回我的被窩,好好的休息, 

隔天還得上班呢, 

雖然綾萱還是沒有告訴我為什麼, 

但是,我相信,事情並沒有嚴重到足以讓我們各奔東西.........

 

今晚,我可以有一個安穩的好眠, 

養足精神,明天還有許多的工作等著我去做呢................

 

 

 

           雙魚男的戀愛日記  PART‧XI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火焰拍拍 的頭像
火焰拍拍

塵簷雅舍

火焰拍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