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問我,春天來了嗎? 

我想我會說,是的,我的春天已經來了.... 

 

雖然我的這個春天, 

有那麼一點點淘氣,有那麼一點主動... 

有時會讓我不習慣,但總又讓人不由得把眼光投注在他身上,

 

就算是我這條越挫越勇的魚,也不由得被她的魅力給擄獲了.........

 

-----------------------------------------------------------------

 

看的她的手指輕輕的挑逗著我的視神經, 

被這又奇異又好笑的畫面,給愣住的我, 

只能呆呆的望著她.........

 

她左手垂放在後腰,右朝我手伸的筆直, 

讓她的好身段更加的搶眼。 

一時之間,我還懷疑我是否見到了秀場上的模特兒, 

只是,小杜的口哨聲、阿輝的憤怒鐵鎚、再加上小柴的如來神掌, 

對美女沒有抵抗力的本魚,如何能逃出她的掌握呢?

 

我沒有抵抗,也沒有抗拒, 

在一眾男生的起鬨聲與女生的嘻笑聲中, 

被用力的把我給推向綾萱.......

 

我的腦子裡想起了以前被同學們送做堆的同學們, 

原來她們的心情就是這樣阿!

 

如果用一句俗語來形容, 

大概就是,”暗爽在心裡”吧!

 

 

 

下午的活動,我們要一起前往東豐綠廊騎協力車。 

於是我們這批人又繼續上午的飆車活動....

 

已經篤定領走”屠龍獎金”的阿輝, 

仍舊是”最快的男人”, 

我心中暗自為他祈禱,希望他騎腳踏車的速度, 

也能跟騎摩托車一樣快,而且持久.........

 

 

而我,綾萱就在我的後座, 

當然又成為理所當然殿後車了。 

上午的深談,讓我們對彼此的信任更深了一層, 

一向主動大方的她,輕輕用手環抱著我的腰, 

這讓剛追過我不久的小柴, 

高高的舉起他的左手, 

向我展示他修長的中指。

 

而我的身後也同時傳來銀玲般的輕笑聲...... 

並且在我耳邊輕輕的說了一句:「還滿意我的配合度嗎?」 

讓我不禁完薾一笑。

 

 

人家說騎機車最忌諱心不在焉, 

我也很不願意做這種危險的事, 

只是今天真老天一定是選中我作為開玩笑的目標了。 

 

一路上我雖然與綾萱有說有笑, 

十多分鐘的路程一點也不無聊, 

只是我一半的時間在都在想著「她」, 

怎麼這麼調皮~。

 

 

在租車店裡分配好車子之後, 

我們浩浩蕩蕩的往東峰自行車綠廊上前進, 

我們在石岡水壩的洩洪口旁邊看著偉大的建築, 

欣賞自然的力量刻畫出的動人線條, 

與綾萱兩個人一起為這景觀著迷。

 

在觀景台上的我們, 

離河床超過20公尺高, 

枯水期的冬天,更能完整的欣賞到河水刻畫出的藝術品, 

安穩的躺在河床上。 

巨大的輪廓,彷彿伸手可觸, 

卻又遙不可及。

 

對面的岸上有幾個工人, 

像是正在巡視水道的狀況,而身邊熱鬧的人群, 

讓我們之間的氣氛更加的融洽。 

 

身後載著一個美女,悠遊在長長的綠色隧道裡, 

使人整個心情都愉快了起來, 

前一刻還在眼底的壯觀景緻,也暫時放到一旁, 

雖然,我大腿的肌肉正漸漸的緊繃發熱.........

 

此時綾萱的聲音從後座傳來:「阿~~不要騎那麼快啦! 

    有點可怕噯!」 

什麼,可怕? 

是阿,一票男生騎著腳踏車,又各載著一個女孩子, 

除了飆車還會有什麼好事?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醫生說這是腦袋缺氧的現象........

 

本魚:「可是會跟不上那票變態呢。」 

『馬的!載人還飆那麼快!』,我一邊騎車心理想著。 

綾萱:「下坡太快了啦,呀~~~!」 

話還沒說完,跟著是綾萱一陣長長的尖叫聲。 

綾萱:「去死啦,很恐怖呢!」

 

一下到較平緩的地方,綾萱揮動她的拳頭, 

用『行動』來抗議她受到的驚嚇。 

本魚:「唉唷!哈哈哈....,不要生氣啦, 

    我騎慢一點就是了。」

 我一邊保證,但是臉上卻是笑個不停。 

 

我們一群人,就這樣橫行在東峰綠廊, 

宛如是深夜的飆車族,出現在大白天的綠色隧道。

 

 

 

在梅子廢車站的老月台前, 

我大膽把我的右手搭上綾萱的左肩, 

而她就靠坐在月台的邊緣,我們一起坐在月台上, 

無意義的觀望來往的自行車。

 

 

在路旁的臭豆腐小吃攤裡, 

我們點了兩份臭豆腐享用,搭配梅子冰棒, 

真是別有一般風味。

 

 

看到綠廊的遊客服務中心, 

綾萱批評跟週遭環境有多麼的不搭調, 

但卻也佩服當地公所的用心。

 

 

而天性愛玩的我, 

也爬上了手動式的水井抽水機上, 

一群人一起走進廢棄的舊車廂, 

走到了封閉的東峰鐵橋,就無法在前進了。 

而此時天色也開始接近黃昏, 

充滿驚奇與汗水的聯誼活動就在互道感謝的聲音中,

 畫下了句點。

 

 

回程往新光三越的路上,又是一場賽車, 

我車子後座還是那個既可愛迷人,調皮又古靈精怪的綾萱........

 

本魚:「今天的籤運真怪,都這麼剛好跟你同一組呢。」 

我一邊騎著車,一邊對著後座的綾萱有感而發。

 

綾萱:「嘻嘻....真的是因為運氣嗎.......。」

 

我們男生把女生們送到新光三越,看著他們離去, 

而綾萱也只留下,意義不明的一段話。

 

 

本魚、阿輝還有小柴,我們在男生解散後, 

決定先去春水堂坐坐, 

阿輝一整天都一付苦瓜臉....... 

 

小柴:「好了啦,你都已經解脫了,不要再一副苦瓜臉了。」 

看到阿輝一整天苦瓜臉,小柴終於看不下去, 

決定安慰一下他了。

 

阿輝:「真衰阿,為什麼今天籤運這麼差。 

    阿魚,老實招來你是不是做籤阿,最漂亮的竟然跟你一組, 

    沒天理阿~~~~。」 

小柴:「對阿,馬的勒,明明是湊人數的人,最漂亮的竟然被你抽到。 

    老實說,早上你是不是踩到狗大便了,這麼賽!」

 

小柴聽完立刻附和阿輝的觀點。

 

本魚:「其實我也不清楚呢?」 

雖然我早就認識綾萱了,但是確實不曉得為什麼這麼剛好, 

一邊我也在想著,回程的路上,綾萱那句話的意思。

 

阿輝:「唉~~算了,早知道就不要聽女生公關的建議,找你來了。」

本魚:「什麼?女生有公關阿,是哪一個阿?」

小柴:「什麼,你不知道喔,早上一直跟綾宣站在一起的那個女生阿。

    聽說他是綾萱的好朋友,雖然比綾萱還差那麼一點點。」

 

我一邊想著小柴說的關係性,

 

猜想,難道是綾萱刻意找我來的,

但是,誰又說的準。

而雖然我很想再追問下去,

但是看到苦悶了一天的阿輝,

好歹他今天也幫我製造了一個約會的好理由,

就暫且先把綾萱的事情放一旁吧。

 

 

我們就這樣陪著阿輝,在春水堂裡欣賞美麗的服務生,

以及來店裡消費的美女們,

直到晚上9點多,才各自回家去休息。

 

我決定,等下一次約會,

再好好的問一下綾萱,這是怎麼一回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火焰拍拍 的頭像
火焰拍拍

塵簷雅舍

火焰拍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