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睡醒的我 

沉重的眼皮,耳邊響起了英國民謠綠袖子的旋律 

每天早上,我都會在這柔和的旋律中醒來 

窗口的光線,照進了我的床頭 

天氣依然帶著一點點的料峭 

滿臉鬍渣的我 

總是幻想著有一個女孩,會在此刻用溫柔的吻 

來喚醒沉睡的我

 

 

拎....拎.....拎........

 

該死,到底是誰在這種時刻打電話來破壞氣氛 

不知道,擾人清夢是罪大惡極的事嗎? 

我壓抑下把手機摔出窗外的衝動 

腦袋裡想著,是哪個白目,在這種時候打電話來 

簡直是”廁所裡點燈籠”......找死....... 

我把手伸出溫暖的被窩 

拿起手機接聽電話..............

 

 

喔對了,忘記自我介紹

 

我是魚,陸尚瑜,曾經有人叫我笨魚 

但是這樣叫我的那個人,現在還躺在榮總裡 

昨天晚上太興奮而睡不著 

一個人在聊天室發呆到了深夜才上床去 

因為,從今天開始,本魚即將告別單身的生活 

喔對了,手機裡有一個白目 

還等著我去狠狠的刮他一頓.............

 

 

我接起手機,話筒裡傳來熟悉的聲音......... 

話筒裡的聲音:〔喂~阿魚,你還在睡阿!〕 

這個擾人清夢的該死的傢伙,是阿輝,本名叫沈銘輝, 

我的大學同學。 

被干擾到睡眠的本魚:〔該死的阿輝,你找死是不是!〕 

阿輝:〔幹麻一大早火氣這麼大,吃到炸藥了阿!〕 

本魚:〔要是你吃飯被打擾,你不會想砍人嗎。〕我反問。 

阿輝:〔要是吵到我吃飯,我會把他吊起來毒打一頓。〕阿輝語氣堅定的回答。 

本魚:〔那你還問我為什麼火氣大。〕 

阿輝:〔阿不要計較拉,現在情況特殊,兄弟幫你預約到了聯誼的機會, 

    趕緊來通知你的呢。要不是看在是兄弟的份上,我就自己去享用了。﹞ 

    阿輝解釋。

 

本魚:〔聯誼?麥來阿,上次去你辦的聯誼,害老子回來作了1個禮拜的惡夢。〕 

阿輝:〔唉唷~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這次保證你沒去會後悔。〕 

本魚:〔你的芭樂票,連當壁紙的價值都沒有。〕我毫不客氣地吐槽回去。 

阿輝:〔安拉!就算你不相信我的眼光,你也該相信阿飛跟小柴的眼光吧。〕 

本魚:〔他們兩個有去鑑定過了嗎?〕聽到阿飛跟小柴掛保證, 

    倒是引起了我的興趣。

 

阿輝:〔廢言!我前天才跟他們一起去跟女生那邊開會呢。 

    小柴的口水都滴到地板上了。〕阿輝加緊勢打動我的心。 

阿飛就算了,死會的男人,對女生的眼光跟我們這種人, 豈能同日而語。 

不過小柴他可是系上知名的小狼狗, 

他看的上眼的女生,水準都可以當上頂級日產的愛情文藝動作片的女主角了。 

有了小柴的背書,對阿輝的不信任感,全部都煙消雲散了。

 

原本打算再去約綾萱的事,也都通通拋到九霄雲外了。 

本魚:〔廢話少說,時間地點裝備。〕我當機立斷,決定出席這次的聯誼。 

阿輝:〔好哥們,我就知道這種好康的,你一定不會錯過。〕 

本魚:〔再多說一句廢話,你看不到明天的日出。〕 

阿輝:〔8點30分,新光三越右邊廣場,B種裝備。千萬不要遲到喔〕

 

掛斷電話前,阿輝不忘再次叮嚀。 

我們這票哥們,有一套穿著的標準, 

聯誼時,方便參加的人挑選穿著,以免大家的穿著不能配合活動性質。 

A種裝備,是適合室內活動的穿著,活動性比較不講究,但是講求得體, 

至少要能進出中價等級以下的餐廳。 

B種裝備,主要是以適合室外活動的穿著,重視活動性休閒性。

 

 

掛上電話,順便看看床頭的時鐘, 

離約定時間只剩不到半小時, 

該死,時間太短了, 

為了趕上聯誼,我幾乎是用跳的起床, 

一邊把麵包丟進微波爐, 

一邊換裝盥洗。 

咬著麵包,左手裡拿著路邊買的熱奶茶。 

騎著我的白色迪爵, 

急忙的趕往新光三越集合。

 

   雙魚男的戀愛日記  PART VII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火焰拍拍 的頭像
火焰拍拍

塵簷雅舍

火焰拍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