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嘟......嘟嘟嘟.......

辦公室裡的人證各自忙著自己的工作,

電話的聲響,就如同隱形了一般。

嘟嘟嘟.....嘟嘟嘟.......

電話又響了幾聲,終於才有一個不算高大,一頭刺蝟般的黑髮的男子接起了電話........

 

男子:「喂~~和諧律師事務所你好......」

在男子還來不及報上自己的姓名職銜前,

電話那頭傳來批哩啪拉的一段怒罵:「妳們事務所搞什麼鬼阿,

    不是約好了在惠中路的某餐廳簽約嗎,妳們事務所怎麼沒派人來,告什麼東西阿!」

待對方怒火稍歇時,男子感僅詢問:「對不起,先生。請問您是與我們事務所那位律師預約的呢?

     麻煩請您稍等一下,我馬上為您處裡。」

對方:「我是跟妳們事務所某某律師預約的.....」

男子:「嗯...是的...好的....,先生請您稍後,我馬上幫您安排另一位律師幫您服務。」

喀吭,掛上電話後,男子坐回自己的辦公椅上,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男子:「呼~~~」

 

這時右邊的同事轉過頭來關心剛剛那通電話....

同事:「嘿~阿文,剛剛那是誰打來的話阿?」

阿文:「沒什麼啦,不就是汪先生又搞錯時間了,原本約好明天才要簽約,

            結果又打電話來說,是今天要簽約,還怪我們沒派人去處理。」

同事臉上滿是同情的表情:「這樣阿~,真是辛苦你了。」

阿文:「沒什麼啦,早就習慣汪先生的老毛病了,誰叫汪先生是我們事務所的重要客戶呢。

            也只好習慣這種震撼教育了。」

同事:「嘿嘿,是阿,沒辦法。」

阿文與同事聊了幾句後,同事又回頭繼續辦理他自己的業務去了,

而整個辦公室裡彷彿剛剛沒有那通電話一般的寧靜和諧,

每個人各忙各的事。

阿文是一個中小規模的律師事務所雇用的律師,

一表人才,雖然沒有高窕的身材,顯赫的家世,

但是優渥的收入,以及把自己打理的乾乾淨淨的外表,

倒也是迷倒了不少的花蝴蝶。

 

下班後,阿文總是直接回到自己的家中,

先沖個澡,洗去一天的疲勞後,才會約三五好友,

一起去茶坊或小酒吧小聚ㄧ番。

25歲的阿文,身邊總是不乏各式各樣的女孩子,

有標誌的、美艷的、性感的、文靜的、清秀的、總之,

會出現在阿文身邊的女孩子,總是會讓阿文的狐群狗黨們口水狂流。

而阿文也習以為常,很少真的認真去對待這些女孩子。

 

今晚,阿文與不知道第幾任女友的雅淑共進晚餐....

臉上總是掛著一抹淡淡的微笑的阿文,

正熟練支使手上的刀叉,把眼前的主菜切成可以方便吃下的大小。

而對面的雅淑也優雅的享用眼前的美食。

兩人一面用餐,一邊聊著最近發生的大小事。

雅淑:「阿文,聽說若晴跟他男友快要訂婚了呢。」

「嗯~我聽她提過。」阿文以一慣的既不冷但也不熱衷的口吻回應。

雅淑用十分感興趣的眼光瞧著阿文:「噯,阿文若晴不是你的前女友嗎?

         我怎麼感覺不到你有受到打擊的感覺阿?」

阿文不疾不徐淡淡的回應:「我既然沒辦法給若晴白頭的承諾,

      那我也就應該要對他找到幸福給予祝福,」

雅淑聽了阿文的話,攸攸的轉過頭去望向餐廳外來往的人潮,

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中。

而阿文則是一慣的悠然自若的享用這頓晚餐。

 

阿文內心早已經習慣這樣靜靜的用餐的約會,

也不以為意,因為,從第一任女友開始,阿文就很少主動提起話題。

被動就是阿文最大的特徵。

這時雅淑心裡雖然有些許的缺憾,但是總是只要阿文仍然陪著自己四處約會,

雅淑卻也自然而然的不去想太多。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

時節已進入了秋分,這天,阿文與雅淑相約到了都會公園散心。

兩人就像身邊許多情侶一般,

牽手漫步在林蔭下的步道。

 

當兩人走到了蓮池畔的木造平台上,

就如同往常一般,

雅淑首先開口:「噯,阿文,我有件事情想要告訴你。」

阿文仍舊是一慣的悠然:「嗯~什麼事?」

雅淑:「我有一個認識多年的知心好友。」

雅淑停頓了一下,看看阿文,但是阿文仍然是那樣平靜的神色。

雅淑接口繼續:「昨天,他拿著99朵玫瑰來送我噯。」

雅淑心理期待著阿文眼中會出現一抹忌妒的神采,

但是雅淑失望了。

阿文只是一如往常平靜的聽著雅淑說話。

雅淑眼中璐出一點點的動搖,繼續說:「他.......開口追求我,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他。」

說完雅淑轉過身去,望著天空,期待著阿文會有一些反應。

只是,阿文並沒有如雅淑的期待班回應,

阿文只是一如往常,用平穩的聲音說:「如果你想跟他在一起,我會祝福妳們的。」

背對著阿文的雅淑,忍著讓聲音沒有顫抖的感覺,

裝出如釋重負的神情,轉過身來,

對著阿文說:「那....阿文,我就對不起了,........其實...待會他要來接我去吃飯,」

       「今天以後可能就沒辦法再陪你了。」

阿文:「需要我送你到公園外等他來接你嗎?」阿文依舊依如往常的平靜。

雅淑轉過身拉低頭上的遮陽帽:「不用了,如果讓他看我你陪著我,他會吃醋的.......」

阿文:「嗯,那麼我就陪你走到外面就好吧。」

雅淑:「....嗯.....。」

之後兩人不發一語,靜靜的走到公園門口,雅淑只對阿文揮揮手,

便獨自的走開了,而阿文則是走向停車場,

來到愛車旁邊。

做上駕駛座後,阿文打開抽屜,打算整理一下雅淑留下的物品。

卻在裡頭發現了一封信靜靜的躺在抽屜內。

 

展開信後,阿文閱讀雅淑留下的訊息。

---------------------------------------------------------------------------------------------------------------------

TO:阿文

 

阿文,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想我已經離開你了。

阿文,我真的很愛你,

但是我不曾從你的身上找到一絲的愛情,

雖然你總是能夠陪我到任何地方,陪我逛街、吃飯、散步、陪我做我想做的事。

但是,我卻感覺不到你在我身邊。

阿文,請不要怪我離開妳,因為,我也不想離開妳,

只是我已經沒辦法繼續待在你身邊了。

我曾經以為,我不會像若晴她們一樣離開妳,

但是我終究還是做不到。

今天,我決定要答應我老公的求婚,婚期已經定好了,

年底之前就會結婚了。

我知道你應該會祝福我,請原諒我先去尋找自己的幸福了。

                                

                                                     始終愛你的   雅淑

 

 ------------------------------------------------------------------------------------------------------------

 

 阿文看完了雅淑的信之後,

小心翼翼的把信紙收入懷中,

然後發動車子,回自己的家中。

 

進入房間後,阿文從懷中拿出了懷中的分手信,

打開用兩層鎖鎖住的抽屜,拿出一個木製盒子,

打開上鎖的箱子,把手上這張不知道第幾封的分手信,

輕輕的安放在盒子中,再鎖好放回上所的抽屜裡。

 

一個人坐在書桌前的阿文,

內心雖然滿是難過的情緒,但是卻不是因為雅淑離開了自己,

而是自己又再一次的讓愛上自己的女孩子傷心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火焰拍拍 的頭像
火焰拍拍

塵簷雅舍

火焰拍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omaster
  • 這阿文是不是有病啊?
    喜歡收集分手信?

    好幫手
  • 玲
  • 看這樣子
    這個阿文是永遠不會結婚的吧
    雖然我是路過的人
    但記得來我的部落格看看唷!
  • 昀
  • 我看的超認真...

    看到完ㄝ~

  • ^^

    火焰拍拍 於 2010/12/26 11:0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